殷霜

【安雷】Knight(三)

*半人鱼安x海盗雷
*架空背景,私设众多
*挖了一个很大的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狮看着集市烧起的火焰,大片的红色映在他的眼中,那里还有什么东西也如火焰般燃烧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艘小船在硝烟中驶入港口。

“老大,只有我们四个上岸吗?不叫上其他人来干一票大的?”佩利跳上岸后环视着空无一人的码头,重点观察了那些满载货物的船只。

“傻狗,即使是老大也不会在神国的地盘上动手。”帕洛斯嘲讽地轻笑了一声。

“那刚刚为什么要开火?”佩利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,以及老大的意思越发难以猜测了。

帕洛斯想再嘲笑几句,却有人先开口了。

“开火?我是想让他们知道,我来了。”
雷狮看着集市烧起的火焰,大片的红色映在他的眼中,那里还有什么东西也如火焰般燃烧着。
他笑了,“佩利,再等一等,我会给你洗劫这里的机会。”

没人说话。有人在幻想着掠夺,有人揣度着野心,有人则在思考雷狮口中的“他们”是谁。

是这个集市上雷狮要找的人,还是代表神明维护国家秩序的大主教丹尼尔,亦或是奥图的神殿里那七位从未出现在世人眼中的神明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炮弹落下的地方开始燃烧,浓烟遮蔽了让人犯困的温暖日光,集市上仿佛暴雨将临的黑暗,凄厉的惨叫和呼喊声四起。

“诶?这是怎么了?”混乱中一个翘着呆毛的红发脑袋从酒馆里探出来。

“小心!”

随即艾比看到有人从高处跃下,以极快的速度将她拉回酒馆。而后她看到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落在酒馆前的街道上,面前火光轰然而起,灼人眼目,仿佛坠落的太阳。

“哎呀,真是非常混乱呢。”吟游诗人停下弹唱,看着炮弹落下的地方若有所思地说道,语调中还有几分幸灾乐祸的笑意。

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他问道,仍握着艾比的手腕。他的身后是燃烧着的光芒,逆光的身影让艾比想起了那些故事中所向披靡的骑士。

“你你你你谁啊!”艾比愣了一会儿,后知后觉地挣开他的手。

“在下安迷修,你可以称呼在下为'最后的骑士'。”他笑着行礼,颇有几分风度翩翩的味道。

“等等!你不就是刚才坐在我旁边的那个…”艾比说到一半,却看到安迷修突然转身,注视着门外的街道。

有人穿过街道,姿态倨傲像是王在巡视他的领土。火光映出他的身形,以及肩上雷神之锤巨大的剪影。

“雷狮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雷总出场了,OOC算我的
*一直忘记解释,在开篇两条线隔出来的段落是我做的一个类似“这次更新的内容里作者本人最喜欢的句子”之类的东西。

这次的句子有点长了。

*重新再看过一遍后感觉这一更写的很糟,会找时间再修改一遍。非常抱歉。



【安雷】Kningt(二)

*半人鱼安x海盗雷
*架空背景,私设众多
*挖了一个很大的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狮脚下的尸骸早已堆积为王座,将他送至神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钟声响起的时候,安迷修才走出酒馆没多远。他抬头寻找着声源,发现被敲响的是海边瞭望塔的警钟,当当的撞钟声带着不寻常的急促与恐慌,一下一下敲击在人们心上。

“黑帆的船队!是海盗!他们驶过来了!”有人爬到高处眺望,在看到海面上的不速之客后惊恐地叫喊起来。

于是街道上人群哗然四散,在凌乱的脚步声中,只有吟游诗人的歌声如旧。
“……涅柔斯的心脏被人鱼锁在海洋的尽头,阴影中有一双沾满血的手,他将把一个未实现的诺言偷走……”

安迷修看了街角兀自坐着的吟游诗人一眼,动作敏捷地攀上近处一栋房屋的窗台,转瞬便跃至屋顶。

黑帆的船队离海岸线更近了些,安迷修能清晰地看见船队旗帜上的纹样:被雷电环绕着的雷神之锤。

“是雷狮海盗团。”

在此之前,安迷修从未见过这支海盗军团,却对他们的凶名早有耳闻,除了烧杀抢掠血淋淋的战绩,还有关于海盗团长雷狮的各种传闻。
诸如他性格极端暴虐,狡猾残酷又随心所欲。又诸如他抛弃王位继承权做了海盗的往事。雷狮脚下的尸骸早已堆积为王座,将他送至神坛。

一直以来安迷修都有亲自见雷狮一面的想法,大概是因为所有的骑士都会想亲手制裁世上的不义吧。

海风使海岸上驻军的呼喊传出很远,安迷修隐约听见了“进入射程”四个字,在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的时候,震耳欲聋的炮声响起,海盗船的炮口火光一闪,数十枚炮弹朝岸边飞来。

“这是神国奥图的辖区,雷狮他怎么敢……?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背景可以代入中世纪x剑与魔法
*海盗的船只以黑色布料为帆,这是海盗的标志。
*神国奥图其实就是动漫/漫画里的凹凸星球,在文中是由七神使治理的国家,被称为神之国度,简称神国。
没有人会想得罪神明,所以在神国的辖区内开火被认为是很不明智的举动。
*写得很渣但还是试图扩列,愿意一起聊剧情和脑洞的小可爱私聊戳我

【安雷】Knight(一)

*半人鱼安x海盗雷
*架空背景,私设众多
*挖了一个很大的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现在世上只有一位骑士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海边的市集沐浴在蜂蜜般的阳光里,人群熙攘,沿街的小摊色彩斑斓,大多售卖些漂洋过海而来的琐碎物件。空气中充满了带着南腔北调的声音,热闹非凡。街角吟游诗人的歌声清澈,在集市的嘈杂中清晰可闻。

他带着面具,穿一身黑色的长袍,带着兜帽,在正午的阳光中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热,从宽大袍袖中伸出来弹拨曼陀林的手是病态的苍白。
他弹唱的,是十九年前那场魔法的覆灭。
“巫师腐蚀了达纳托斯的镰刀,
赏金猎人把标记刻在堤喀的裙角,
巨龙飞起时双翼挂满暗金色的骨骸,
于是人们在正午时看到了夜晚。”

“老姐,他唱的是什么东西?”坐在酒馆窗边的黑发男孩瞥了一眼吟游诗人后,问他对面的女孩。
“喂喂,老姐刚刚也想问你这个问题呢,我怎么会知道啦。”红发女孩打了个哈欠,百无聊赖地摇晃着半杯玫瑰色的酒液。
两人头顶都翘着一撮不服贴的头发,虽然发色不同,但是就呆毛来看确实很有姐弟相。

“他唱的是一首讲述魔法如何消失的叙事诗。”邻桌一位男士回答道,他举起酒杯向女孩颔首示意。“如果需要的话,我可以为你解释它的意思。”

“不用了,听起来就觉得很无聊嘛,我还是更愿意听骑士和牧羊女的爱情故事!”

“不愿意听吗?又被拒绝了啊。”他礼貌地笑了笑,似乎习以为常了。安迷修仰头喝尽杯中的酒液,走出酒馆,没人听见他临走前的低语。

“骑士和牧羊女的爱情故事吗…?但是骑士们也在那场浩劫中看到了宿命的夜晚。”

“现在世上只有一位骑士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关于背景和各个角色的人设会单独用一篇解释。
背景设定可以代入中世纪+剑与魔法
酒馆里喝酒的是艾比和埃米
扩列私聊戳我(*゚▽゚*)可以一起聊聊剧情和脑洞

【韩信x东皇太一】【2】


接上篇,前文地址:http://wwwvvavvwww.lofter.com/post/1e408764_efec98e
幼年白龙吟x东海龙王
角色归天美,ooc归我。
私设众多。
还会更后续

【我也不知道起啥名字,这是第二篇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韩信伤得极重。

他趁换药时数了数自己身上的伤口,触目惊心。

许是逃脱时求生欲太过强烈,以致于没有感受到多少疼痛。如今在床上安稳躺着,却无时无刻不在被痛苦折磨。伤口的痛,和被灭族的痛。

他年纪尚小,但也明白自己的族人遭遇了什么。再不会有熟悉的声音,唤他一声阿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次韩信午夜被噩梦惊醒,正用手背擦去脸上泪痕,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。

东皇太一持一盏烛光站在门外。借着暖黄的光线,韩信看见他只着一件白色里衣,黑发散乱披在肩头。

没等韩信开口,东皇太一便说道:“我听见你在哭。”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淡漠,没有惊讶,亦没有不满。

“我的房间就在隔壁,要过来吗?”他接着说道。

韩信愣了一秒,而后跳下床向东皇太一走去,不慎牵动了伤口,疼得倒吸一口气。

“小心。”东皇太一走过来牵起韩信的手。韩信感到他的手掌像水一样冰凉,却让他觉得格外有安全感,毕竟眼前这人,是他的同族。

因为伤得太重,短短的几步路韩信走的极慢。东皇太一牵着他的手,一言不发,韩信知道他在看着自己,目光说不上有多温柔,但令人安心。

到了隔壁,韩信爬上床榻,自觉的给自己盖好被子。东皇太一将烛台搁在床边的矮桌上,掀开被子躺在韩信身边。韩信注意到他的下身依然是龙尾的模样。难道不会不方便嘛?他十分好奇,却不知道从何问起,也就作罢。

烛火被熄灭,黑暗中能听见身边那人的呼吸。韩信悄悄蹭到东皇太一怀里,然后听见耳边传来对方一声轻笑。

睡意如潮水般涌来,没过多久,韩信便睡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怀中人的呼吸渐渐平稳,东皇太一知道他是睡熟了。韩信温暖的体温令他有些不适应。自己许久未曾和一个人这样亲密,以至于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,体温和心跳。

他也说不明白。为什么自己对小白龙这样温柔。也许因为他……是自己最渴望成为的模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儿补充一个设定,东皇太一是改造体,属于半神,龙角和龙尾就是他半神之身的标志。但是半神之身有诸多缺陷,而龙是最接近神的生命,强大并且能力稳定。所以东皇太一羡慕生而为龙的韩信。

【韩信x东皇太一】


幼年白龙吟x东海龙王
角色归天美,ooc归我。
私设众多。
写的挺渣。
还会更后续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初见】

他低笑一声,金色的龙瞳扫过王座下跪着的侍女,以及她怀中那个伤痕累累的孩子。

那孩子模样倒是清俊讨喜,却紧闭着双眼,右肩上狰狞的伤口深可见骨,一身考究的衣物满是深红血迹,额上幼嫩的银白色龙角亦沾染了血污。

“哪儿捡来的小白龙?”

东皇太一走下王座,游走至侍女跟前,微微俯下身去,伸出手,冰凉的指尖划过那孩子的脸颊。

大概是龙族天生感觉敏锐,尚在昏迷中的幼龙微微皱眉,偏头躲开冰冷的指尖。

见他的反应,东皇太一不由失笑,收回了手,吩咐侍女道:“给他包扎伤口,送到我的寝宫去。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韩信醒来时,第一眼看到的是华贵的淡金色床帐。这是哪?陌生的环境令他顿时警惕起来,不顾剧烈疼痛的伤口,挣扎着起身环顾四周。见偌大的房间空旷而幽暗,只有离床不远的桌上点着一盏烛火,而桌边,坐着一个人。

那人眉目昳丽,墨色长发披散在肩头,眉心缀一枚菱形的金色龙鳞,额生黑金色龙角。他身着一袭黑色华袍,袍下露出修长的龙尾,其上金色鳞甲在烛光下熠熠生辉。

他虽是男子,却美的摄人心魄,又威仪万分。唯有高高在上的神明,方有这般容貌,令人心甘情愿俯首称臣。

“是你……救了我么?”韩信低声问道。

“是。”东皇太一的声音冷冽,一如他金色的龙瞳,不带一丝感情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韩信。”

“我名东皇太一。”

“唔…”昏迷前的场景浮现在韩信眼前,族人的鲜血将土地染红,火光吞噬了世代居住的楼宇。他侥幸逃脱,却已无家可归。

眼前那人看似冷淡,却救了自己。再看他的龙角龙尾,应该是自己的同族,也许能收留自己?

这样想着,他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我无处可去,能不能…继续留在这里?”

东皇太一看着他些许不安的模样,薄唇不由勾起一丝笑意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